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政策法规 政策法规

城市公办养老院逐富弃贫 部分沦为政府面子工程

发布时间: 2012-10-11 点击次数: 2989

       据新华社广州10月10日电 在一些城市,原本承担“托底”作用的公办养老院,正在自主经营中慢慢变味儿:养老资源被“特权”老人争相占用。

特权老人抢占“养老蛋糕”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广州等地多家养老院发现,原本接收三无老人、五保老人等弱势群体的公办养老院,因“物美价廉”成为“特权”老人争相享用的“蛋糕”。若不是门口挂着“广州市老人院”的招牌,恐怕有人会以为误闯了桃源仙境:小桥流水,绿树成林,一栋栋别墅屋舍俨然。

       79岁的高伯退休前曾是一名副处级干部,在这家公办养老院已经住了10年。“为进这家养老院,我找朋友打了招呼。”高伯坦承,自己每月能领到8000多元的退休金加补贴,而包括住宿、伙食、护理等费用在内的养老开销每月只有1300元,入住公办养老院几乎“零负担”。眼下,找关系、打招呼“插队”入住“火爆”的公办养老院,已是行业内部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在“一个床位千人等”的北京市第一福利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住进来的老人一般都要托关系、批条子,住“一福”已经变成了身份地位的象征。在“特权”老人风光无限的背后,一些需要入住公办养老院的困难老人反被拒之门外。

       为给90岁高龄、患老年痴呆症的父亲找到一个公办养老床位,广州市民李女士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城区,得到的答案却是:无论市属、区属都要排队。无奈之下,李女士只好花3万元的赞助费,把父亲送进一家民办养老院。“其实很多养老院并非没有床位,只是不愿接收失能老人,拜高踩低。”

政策不明、定位不清

       公办养老院是国家事业单位性质的保障机构,应优先接收城市三无老人、农村五保老人、低保老人等弱势群体,通俗讲就是发挥公共养老服务的“托底”作用。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老年人和残疾人福利处处长王辉告诉记者,近年来,受财政投入限制,许多公办养老院选择“适度自营”,面向社会开放部分床位,接收自费入住的老人。但在自营过程中,随着自费床位的逐渐增多,公办养老院的“托底”作用正在慢慢变味儿。记者采访发现,大部分公办养老院的自费床位已占到一半以上。如广州市老人院接收自费老人约为一半。定位不清是当前公办养老院出现特权化倾向的主因。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究竟该有多少床位用于“托底”,有多少床位用于经营,目前还没有政府文件作出明确规定,全靠养老院“灵活掌握”。

       同样模糊的,还有自费老人的入住标准。尽管公办养老院都声称,安排自费老人入住是看排队登记的顺序。但实际上,缺乏公开透明的排队制度,反而给“特权”老人暗箱操作留下了较大空间。因为政策不明、定位不清,公办养老院以低廉的“托底”价格接收自费老人,形成了一种“低投入高回报”的养老畸态,诱使不少有钱有势的老人争夺优质公共养老资源。记者采访发现,公办养老院接收自费老人的收费标准普遍在每月1000元到2000元,而民办养老院的收费标准每月至少要三四千元。有些地方的民办养老院在入院前还要收取上万元的赞助费。此外,部分公办养老院建筑设施存在高端化倾向,也成为吸引“特权”老人的因素之一。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公办养老院不能沦为政府部门追求政绩的“面子工程”,忽视了社会群体基本的养老需求。

“划清底线边界”

       一些地方民政部门的负责人呼吁,希望政府加大资金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为养老床位提供建设支持,引导项目资金进入养老领域,将用于经营的养老资源尽快与市场接轨。为防止公办养老院片面逐利,出现角色偏离,陆杰华建议,在国家政策中对“托底”服务比重、“适度自营”的入住标准和收费标准予以明确,划清底线边界。“每一项公共政策的脱胎换骨,都离不开监督的力量。”广东省社科院人口与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郑梓桢建议,公办养老院可通过网站及时公布轮候情况及入住人员信息。

       同时,针对公办养老院出现的高端化、特权化倾向,业内人士建议,借鉴保障房理念,建设普惠型公办养老院。上海市老年学学会秘书长孙鹏镖认为,内地可学习香港的养老经验,统筹评估不同群体的养老需求。将公办养老院更多用于“托底”服务,并加强对民办机构的评估,为老人入住养老院提供咨询和指导。


                                                                                                                          来源:东方早报